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鼠的快乐

阳光灿烂的日子

 
 
 

日志

 
 

我的写作经历  

2008-07-15 13:28:27|  分类: 人生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这个题目,自己心里都感到可笑,又不是作家,更不是名作家,还谈得上什么写作的经历,但作为一介文学爱好者,也有一段难忘的写作过程,简以记之。

小学时,每周星期四写一篇周记,大多数时候老师都是命题作文,同学们互相抄的不少,写《我的妈妈》,几乎都是“短发齐耳”,做错了什么事情,被妈妈发现后没有挨揍,接受了一次教育等等,我那时比较调皮,写的作文好像老师点评的很少,在班上没有读过(特别好和特别差的作文老师才读)。四年级的时候,老师有一次没有写题目,让大家自己命题,刚好上午我们砸了半天的煤块(教师冬天生炉子要先把煤砸碎后自己打煤球用),又累又脏一肚子气,于是借题发挥,把自己的感受一股脑儿都发泄出来,想不到老师第二天就在班上表扬了我,说我竞然运用了心理描写法,当时自己并不知道什么是心理描写法,上了初中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次应该是我对写作的初次兴趣。

等上了初中,那时正值八十年代中期,在我们扶风有两件文化大事对我影响比较大。一件是粮食局有一个干部叫马友庄,写的《渭河五女》出版发行,引起轰动,县里办了展览,老师还带我们去参观。马友庄年龄和父亲相当,那时,县城的干部本来就不多,每天下午父亲带我去河边散步,经常会碰见他,夏天蹲在西瓜摊子旁边,冬天就在墙边晒太阳,时不时胡谝几句闲传,后来我才知道这叫体验生活;还有一件是县文化馆招了一个文化干事,叫赵麦岐,赵麦岐本是一个农民,为什么招进文化馆?是因为除了农活拿手,他还有比农活更拿手的事,发表了不少作品,宝鸡报上常见他的名字,有些甚至上了中央省级的媒体,所以,县长特批招他当干部。父亲那时用这两个身边的“先进”典型教育我,使我对写作有了一个重新认识,原来,写作这玩意儿有这么大的用处!所以,也学着想写一写班里的事,大一点有学校的事,记得初三毕业在家没事干,曾构思了半个月的小说,名字是《奔橙黄绿青蓝紫》,以我们班主任李老师,校长赵老师,还有毕业班同学为原型准备创作一篇比较长的记述中学生生活的小说,连人物的出场顺序都编排完毕,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不了了之。

时光飞逝,转眼就上了高中,我对理化兴趣不大,成绩也不好,只有学文科,那时扶中有一个校刊叫《青年园地》,班上有个同学叫张璇,满头黄发自然卷,不知啥原因,老约我和他一起干,后来就答应了,他作社长,我干主编,搞了大概不到两年。作为主编,经常要向大家约稿,稿件不够的时候,自己也写一些,那时写了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两件事,一件是有一位同学投稿,写了一篇《面对大海的沉思》,写的篇幅比较长,我一看就反对在园地上发表,反对理由是他肯定没见过大海,是无病呻吟,可张璇不同,说人家写的好,只要内容好就行,后来上没上我已记不清了;第二件事是我们园地的会员、文科班同学张宽宏写的文章在市上获了奖,市上来信通知去领奖,而时间刚刚在期末考试的时候,我们决定不了,去请示班主任,没想到老师竞然一口答应了,张宽宏神气地领奖去了,我们的园地也有了可以炫耀的好苗子了。

等上了大学,书记、班长都让城里的学生抢走了,辅导员看我有园地工作的经历,就让我干宣传部长,那时听父母的话,要好好表现,就下定决心在宣传部长的岗位上大有作为,和几个同学苦思冥想了几天,创办了《农经潮》杂志,是我们农经系的系刊,主要对象是四个年级360名大学生,《农经潮》八开纸,正反都印刷,每次印量不到100份,每次成本在15元左右。办了一年多,到大二后就交给下一级的小兄弟了。后来,在业余也有一些创作,在校报、校刊上发表,换杯酒去喝。想不到,这些东西临到毕业找工作时,还派上了用场,建行看我还发表了不少作品,就确定叫我来。

一来单位上班,领导一看这娃能写,就去办公室吧,一干就干到现在,中间出去过三次,时间都不长。现在,我在办公室的岗位上,基本上每天也都有需要写的东西,可创作的感觉、创作的愿望已经不多了,有时看看同行发表的文章,自己心痒了,想写一写,可鼓足了劲,写不了几个字就歇菜了。

今晚坐在灯前,刚看完袁智强写的《最后一个知青点》,写宝鸡县坪头的最后一个知青戈辉的事。写的很朴实,也很感人,袁智强我早认识,是一个三线学兵,文化不高,笔耕不辍,后来竞进了宝鸡日报社,现在成了部主任,可见功力已非同小可,戈辉我不认识,但他把青春,把一生都献给了宝鸡西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用一生的心血践行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敦敦教诲,他的行动使其形象在我心中突兀而起。这两个人的共同点起码有一点,那就是执著,用一生的执著,用生命的执著证明了:只要执著,什么都有可能。我想,我的经历充其量可能只能算是在文学的苗圃边上溜达过几次,要想进去,还需要很多东西:环境、生活的体验。但我想,只要执著,一切都会有可能,只要执著,在文学的园地里,肯定有一把自己的小草。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