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鼠的快乐

阳光灿烂的日子

 
 
 

日志

 
 

蔡家坡寻字  

2008-12-21 22:24:20|  分类: 人物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冬至,天气驺冷,闲来无事,忽想起日前蔡家坡老友打电话,邀请前去看他收藏的字画。随邀洪先生和李主任前往。到了地方,寒暄之后,打开藏品,大开眼界。多是李子青、王济、卜照罴、梁伯载等我市老一代有突出成就的书法家的作品。李子青、王济、卜照罴原先听说过,作品也见过一二,梁伯载却是首次听说。作品都非常精美,令人目不暇接,爱不释手。只是囊中羞涩,无功而返。夜来无事,搜索几位先生大名,网上有两条报道。特此沾记。

一条是:由我市已故著名书法家李子青先生于1980年代末创办的宝鸡市书法研究室,在机构活动中断十几年后有幸运地迎来了第二个春天。4月13日上午,市文化局在市群艺馆举行了启动“宝鸡市书法研究室”揭牌仪式,市委副书记吴新成为任步武题写的新牌揭牌。

    重新开启的“宝鸡市书法研究室”编设在市文艺创作研究室旗下,由我市书协副主席、著名书法家、李子青先生的弟子林晓天担任主任,著名书法家任步武先生任名誉主任。市委副书记吴新成在揭牌仪式上殷殷寄语市书法研究室:要组织广大书法爱好者开展切磋交流,加强对金文、石鼓文等本土秦周文化的挖掘、研究;要研究李子青、王济、卜照罴、梁伯载等我市老一代有突出成就的书法家,能写出我市新时期以来的书法简史;要团结全市老中青书法家,共同为构建人文宝鸡、和谐宝鸡多做贡献。

               另一篇是< 情系三老> ——追忆我市书法界老前辈李子青、王济、卜照罴

  著名诗人臧克家在一首脍炙人口的诗中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死了还活着的人,活的是思想,是精神境界。在宝鸡书法界,就有这样三位老人,先后在上个世纪末期辞世了。然而在书画圈内,在他们的学生中,在广大爱好者当中,却是有口皆碑。即便是普遍百姓,也以能珍藏他们的墨宝而颇感荣幸。

  这三位令人景仰的老人,是曾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主持过宝鸡市书法研究室和宝鸡市书法家协会工作的著名书画家李子青先生;曾任省书协理事、市书法研究室副主任,主持过市书协工作的王济先生和远在蔡家坡西北机器厂,居以一隅却名扬遐迩的卜照罴先生。

蔡家坡寻字 - 王老井 - 王老井

李子青书法作品局部。

  我和李子青先生谋面,缘于一次误会。一九八二年,改革开放之初,被文革糟践的传统文化得以复苏,“书法热”正在兴起。李先生创办宝鸡市业余书法学校,求学者甚众,笔者也报名参加了十里挑一的选拔考试。带有浓厚河南口音的李先生在考试结束时宣布,应试者于一周后,在群众艺术馆门口看录取通知。我自幼爱好书法,六、七岁即在家严的指教下写仿影,自以为功底尚可,加之长年从事中学语文教学,想必录取该没有问题。出人意料的是,一周后我去看榜,艺术馆门口空空如也,什么都没贴。联想到社会风气不好,是不是私下通知录取的人了,不便公布?过后愈想愈生气,随即给李子青先生写了一封信,言词过激,不留情面,心想这样的书法学校,不上也罢。谁料在此信寄出后的第三天,在我任教的龙泉中学传达室里来了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等着我下课后要当面向我道歉。我见到老人后,很为自己的冒昧失礼愧疚。老人在做了自我介绍后说:我们误会了,工作人员怕录取通知贴在外边被人涂抹撕扯,就贴在楼道里了,但应该在外边贴个告知的纸条,是我们的疏忽大意,惹你生气,很抱歉。又说我的考试成绩在前十名,属减免学费范围。还说,我的字写得一般,但《我为什么要学书法》那篇文章太好了,在整个作文卷中数佼佼者,写字是要有文化的,你这个学生我收定了。我听罢此言感动万分。现在回想起来,这场误会不仅仅是有意思,而且使我由此获得了教益。

  在书法学校,李老指点我临写了一年多时间的《九成宫醴泉铭》。我喜欢欧(欧阳询)字,小时候写过欧体影格,也照九成宫帖摹仿过,但时间不长就终止了,根本没有入帖。以后用毛笔写字没有法度不说,还养成了用笔上的不良习惯,比如侧锋、甩笔等等,这对后来学习书法非常有害。李老的严格要求,不顾情面的批评,常使我尴尬;李老的鞭策鼓励又那么情真意切,耐人寻味。我存有李老为我写的两封信。一封是我在斗鸡中学时老人寄来的,大意是说:你作为高中语文教师,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尤其是有文学修养,这对学习书法至关重要。如能不懈努力,定会学有所成,并勉励我在暑假期间抓紧临帖。另一封是那年宝鸡市书法代表团赴扬州学习交流,我被他委以代表团秘书长的重任,他亲自写信给我所在的陕二建公司经理,为我请假。保存这些信件,是为了铭记老人对我的器重和厚望。

蔡家坡寻字 - 王老井 - 王老井

王济书法作品局部。

  王济先生是天津武清人,身材魁梧伟岸,我估计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举止落落大度,谈吐幽默睿智。与先生交往是我这个晚辈的一大幸事。

  王济先生的书法,尤其是小楷在全国享有很高的声誉。即便是被称为书坛泰斗的启功先生,对他的小楷作品也佩服不已。那年全国神剑系统(即国防工业系统)在北京举办书法作品展,启功看了王济先生的作品,立即要见他本人。当有人把王济领到启功面前时,他立即后退三步,向小他十几岁的王济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大有相见恨晚的感慨。

  王济先生的书法艺术造诣高古,而更令人仰视的是老人高尚的人格魅力。有一年中国书协副主席刘炳森,邀王济先生及西安的书法家石宪章,在北京举办天津武清三书家作品展。计划在北京展出后,再回故里武清向父老乡亲汇报。我们都希望办成此事,这对提高王济先生的声望,进而提高宝鸡的知名度,不啻是一件大好事。可是王先生却受宠不惊,将这件事冷处理了。他对我们说,和中国书协副主席在一起办展览,有沾光、媚上之嫌,我一辈子都不求名份,何必多此一举,还是不办为好。记得在金台区文化馆给老人办了一个小型作品展,也都是学生们张罗的,老人并不热衷。王济先生崇尚淡泊,甘作隐士,原本就不愿做这类热闹一时的事情。

  王济先生学养富厚,文笔雅致,他为李子青先生撰写的墓志铭堪称书艺、文采合璧之妙。一次和他谈到学习古汉语,他说学什么古汉语,你只要能把《古文观止》上的文章读熟,古汉语就通了。在这之前我就知道老人能背诵《古文观止》上的任何一篇文章,在以此为题材创作书法作品时,可以不翻检原文,随手写出。

王济先生不仅对经典作品、正史著述熟悉,就连野史民俗也知道很多。一次我找他找到清姜集贸市场,就和老人边走边聊。忽遇一魔鬼身材的女子,穿着喇叭裤,裤角及地,裤边故意用刀划开,絮里索罗拖着。王先生说这种东西早在唐代就有了,叫斩(缞),是重孝在身的人穿的。我一听哑然失笑。小女子如果知道她穿的是孝服,她还穿吗?可是,打死她,她也不知道呀!

蔡家坡寻字 - 王老井 - 王老井

卜照罴书法作品局部。

卜照罴老人原是西北机器厂的职工,住在蔡家坡,接触较少,我仅有老人一幅墨宝,连老人的照片都没有留下。在记忆里,他始终是一位纯朴、敦厚、略显木讷的长者。

作者:林晓天

  认识卜老,还是因为那次去扬州的书法交流。那天和一位书友去拜访扬州画院的王板哉院长,王院长是国画大师齐白石的入室弟子,在江苏颇有名气。我们心存侥幸敲开了老人画室的门,担心他不见我们。谁知他一听说我们来自宝鸡,便如见故旧,十分惊喜。寒暄过后,他便说到了卜照罴先生。他们同是山东日照人,是上高中时的同窗好友。王院长如数家珍般地说卜老如何聪颖好学,多才多艺,年轻时多么活跃等等。我们告辞时,王院长特意要给老同学捎封信,请我们带去。

  回到宝鸡,我们就去了趟蔡家坡。先在厂部打听到老人的具体住址,大约走了五里多路,下了约二、三百米的一道缓坡,到了一处老式窑洞住宅,见了卜老。卜老待人谦和,没有过多的客套,先展读王院长的信,喜惊之情,溢于言表。老人对当年同学们宣传抗日、演活报剧等情景记忆犹新,津津乐道。然而看到老人的住处,房间的陈设,还听说老人到儿子那里吃饭,要走很远的路,一遇上雨天十分不便,不禁黯然神伤。老人的床头放着发黄了的老版唐诗、宋词。听说老人写字从来不翻本子,都是胸有成材,随意落笔。当时我们给老人带了烟、酒、笔纸,并没有提说请老人写字。大约过了十多天,卜老托他的学生袁玉虎先生的子嗣——在宝鸡电厂教美术的袁西林给我捎来了两幅字。我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看来卜老是把我等晚辈当作知音了。

  三位老人虽不是宝鸡籍的,但他们大半辈子生活在新社会的宝鸡。老人们热爱宝鸡的山川草木,更热爱宝鸡丰厚的文化底蕴和勤劳善良的父老乡亲,他们称宝鸡是自己的第二故乡。李子青先生在把耗尽毕生精力创作的一百五十余幅精品佳作,无偿捐赠给宝鸡市人民政府时,曾深情地说:是宝鸡养育了他,给了他展现艺术才华的条件,这是他对宝鸡人民的报答。今天,当我们在赏读三位老前辈的书画作品时,似乎更应该透过他们的作品看到老一辈艺术家们的风骨、深沉的内心世界,以及他们对宝鸡这片热土,这里的父老乡亲的一往情深。

  评论这张
 
阅读(1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